正在閱讀:不是穿越!多地真的在發“房票”,影響幾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穿越!多地真的在發“房票”,影響幾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新聞網 2022-06-22 09:29:2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歡迎回到七十年代?!”近來,“房票”一詞再度現身河南鄭州等地的房地產政策之中,讓不少網友直呼有種穿越到上世紀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毋庸置疑,此“房票”已非彼“房票”。但當尚未走出低谷的樓市遇上“老招新用”,是否會擦出新的火花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:鄭州一景。 丁友明 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庫存,鄭州出新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0日,鄭州發布《鄭州大棚戶區改造項目房票安置實施辦法(暫行)》。鄭州中心城區的棚戶區改造將推行房票安置,對被征收人使用房票購買商品住房,給予安置補償權益金額8%獎勵,且不計入家庭限購套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策同時為接受房票安置者設置了獎勵和優惠政策,涉及資金、購房區域選擇、購房資格、契稅減免、子女入學資格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注意的是,房票實行實名制,持有人為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權人,使用人限定在持有人、持有人配偶、持有人近親屬范圍內。房票不得轉讓、贈與、抵押、質押、套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,房票持有使用期限自房票核發之日起計算,最長不超過12個月,被征收人應在房票有效期內購房支付。逾期未使用的,視同自行放棄房票安置,重新按照貨幣補償方式進行安置,不再享受房票安置相應的政策性獎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房票購房也安排了“最低消費標準”,即購房款應不低于房票票面金額的90%。達到該比例且購房后房票還有余額的,被征收人可向征收人申領剩余貨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老百姓常說一句話,‘拆遷拆遷,一步登天’。”從事房地產銷售工作的鄭州本地人王淼(化名)對中新財經記者表示,房票的推出不難理解:有些人拆遷后便拿著補償款離開了,沒有在本地買房,或者干脆存到銀行不動了,沒有刺激到本地的樓市交易量和交易價格,鄭州便是吸取了這些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首先,房票可以妥善安置城改未安置群體,保障此部分群體的合法權益,同時目前房票在使用金額、區域及政策額度激勵方面,有利于盤活鄭州房地產市場;其次,政府通過鼓勵安置群體的房票安置,可起到托底市場的功能,有利于市場去庫存,提振整體房地產市場信心。”中指研究院河南公司總經理梁波濤也認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:城區樓宇林立。 中新社記者 王東明 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地已有先例,能否達到雙贏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鄭州此次新招的“新”,是對鄭州本地而言。近來,河南信陽、浙江紹興、江蘇常熟、江蘇南京溧水、江蘇宿遷泗陽等地也陸續推出了房票安置政策,只是鄭州作為首個省會城市尤其引發關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最早“出手”的為河南信陽。4月初,信陽發布新政,拆遷戶可憑票通過“房源超市”選購商品房。被征收人選擇房票安置的,被征收人所得補償按信陽市國有或集體土地征收辦法計算后,給予5%獎勵,可享受一定稅收減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房票也會被解讀成在限購城市擁有了購房權的含義。但近來,以鄭州對房票作出的清晰界定為例:棚改中被征收人房屋安置補償權益貨幣量化后,征收人出具給被征收人購置房屋的結算憑證。所涉及的主要為舊改、棚改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追溯至更早的2015年,我國就有城市在棚戶拆遷安置中推出類似房票制度,當時的房地產市場同樣面對著較大的去庫存壓力,最終隨著2018年棚改貨幣化權限被強制收回而暫時退出了歷史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需要強調的是,房票制度并非強制,而是多了一種選擇。“補償辦法仍延續此前辦法,只是在安置方式上,新增加了一種可供選擇的途徑。”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分院院長張波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在江蘇的毛女士,老家所在的村也實行了房票制度,她不久前剛剛簽字確定選擇了房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按房票走,我可以拿到120㎡和90㎡左右的兩套房,外加近150萬元的安置費,分三年到手;如果要錢,按照不到2.5萬元的單價,大概一次性拿到650萬元,算算還是要房劃算。”毛女士對中新財經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也有許多人更傾向于貨幣安置。 “我們最擔心的就是留給我們安置戶的都是些位置、樓層等不理想的房子,或者是撞上爛尾樓,老房子拆了新房子還沒建起來。”身在鄭州的蘇女士便很為這事兒犯愁:“所以我們更傾向直接折合成錢,但又擔心錢也不好申請,等多久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蘇女士也提到,是否愿意選擇房票,和本身的房屋情況也是密切相關的。“我有鄰居本身的房子位置很好,就希望能回遷,起碼還好租出去;有位置一般,或者子女要上學的住戶,就很希望通過房票能直接進入主城區,還能一步到位少操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:城市一景。 王曉斌 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州多次出手,會有更多跟進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不光是老百姓糾結,房企最近也在多方打聽這件事。”王淼提到,對于開發商來說,他們首先不確定政府開具的房票要如何變現,是通過直接的現金,或是抵扣土地款稅款尚未可知,這對房企自己的現金流也是比較大的考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但在我們看來,政府推出的新措施肯定是對市場有助益的。從買漲不買跌的心態來說,有大量拆遷戶可能要涌入市場一起‘搶房’了,對于當前處在猶豫階段的買房人出手,是會有推動作用的。”王淼對于新政的推出比較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然,我認為這一切的達成還是要看政策的執行力。比如房票價格給得是否合理,政府有沒有投入足夠的資金,對于安置戶的各方面獎勵優惠是否到位,房企的回款速度能不能跟上等等,這幾方面轉起來了,才是真正的雙贏、多贏。”王淼認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鄭州已是今年最早邁出樓市政策系統化調整步伐的城市之一。3月1日,鄭州發布《關于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的通知》,涉及取消“認房又認貸”、松動限購等多維度措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,鄭州又推出青年人才新政;5月,鄭州房貸利率下調,有些地區已開始執行首套房貸利率4.25%的標準。但持續加碼之下,鄭州樓市仍未出現明顯回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諸葛找房數據顯示,今年4月,鄭州新建商品住宅成交6892套,環比3月下跌11.25%;5月,鄭州新建商品住宅成交4884套,環比繼續下跌29.14%,同比下跌73.54%。整個2021年,鄭州新房銷售套數更是不及2018年一半。市場信心的回復仍倚賴更多強力政策的注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房票安置的政策創新,意味著房地產單一維度的需求刺激已經過時,必須要制定更加精細化、滿足居民心理訴求的政策,才能引導需求釋放。”廣東省城鄉規劃院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表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房票能在多大程度上提振鄭州等地樓市,又能否擴圍至更多城市,仍需我們等待觀察。(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轉自:溫州新聞網 66wz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聞中心 編輯:諸葛之伊責任編輯:葉雙蓮監制:阮周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防控一刻不得松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起色国产在线